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参政议政 > 提案议案 > 市政协四届三次会议312号提案——关于拓展电视问政渠道 促进民主政治建设的建议
市政协四届三次会议312号提案——关于拓展电视问政渠道 促进民主政治建设的建议
发布时间:2014/7/7
市政协四届三次会议312号提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关于拓展电视问政渠道 促进民主政治建设的建议


    “电视问政”是近年来在全国各地兴起的一种对行政职能部门治庸问责新形式。节目搭建了一个官民直接对话的平台,使政府、媒体和公民三方得到良好的互动。“电视问政”在权威性、公信力、舆论先导以及多媒体互动等方面都有着前所未有的优势, 有利于打造服务型政府,增强干部公仆意识,切实保障公民的权益,维护公民的知情权、参与权和监督权,为民主政治建设起到良好的促进作用。
    一、我市“电视问政”节目取得的成效
    随着我市作风大整顿的进一步深化,郴州首场“电视问政”节目于2012年8月与观众见面。从2012年的“交通大建设、城市大提质、产业大转型”三场“电视问政”后,2013年再掀问政“风暴”,围绕“城市管理提质”、“发展环境整治”和“为民办实事”三大主题,让官员“零距离”接受市民、企业代表和特约评论员的现场质询。
    “电视问政”节目由市纪委、市作风大整顿办公室、市委宣传部以及市广播电视台组织和承办。郴州电视台专门设立了电视问政热线,并在官网上设立了“电视问政”专版,节目组通过大量的明察暗访,广泛搜集社会民生和行政行为中存在的问题,现场播放曝光的短片,让职能部门负责人接受质询,通过主持人、嘉宾、特邀专家及现场观众的互动,促成问题的整改,同时也促进政府改进工作作风和工作效能。
    “电视问政” 节目响应了郴州“大干新三年,再创新辉煌”的发展战略,倒逼政府转变工作作风,促使公权力在阳光下运行,很多问题能够当众拍板解决。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和主抓落实,为作风建设活动的迅速铺开和纵深发展起到了强力推进作用。在激发公众参与政治、监督政府的积极性上,成效有目共睹,在提升行政效能和优化经济环境方面,进步也是显而易见的。“电视问政”逐渐成为郴州另一张具有影响力的“城市名片”。
    二、我市“电视问政”节目存在的不足
    “电视问政”节目虽然广受好评,但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,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不足之处,有很大的改进空间。
    1.节目基本上停留在问责的层面。整体印象就是忙于解决问题,忙于问责单位和个人,未充分表达问政的广泛涵义。参与者易流于片面化和情绪化,只有特邀专家的点评达到了问政的高度。人大、政协和民主党派都拥有制度化的问政的职能和渠道,这些宝贵的政治资源,在“电视问政”中没有得到充分体现,这就制约从政治的高度和制度的层面来分析问题。
    2.“电视问政”还不能做到常态化、制度化。节目制作成本高,时效长。也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能通过几次电视问政就能解决,特事特办的个案更不能代替对制度的考问。伴随观众期望值逐渐攀升的却是边际效应的不断递减。
    3.模仿多,创新少,难以摆脱“作秀”的嫌疑。各地的“电视问政”大同小异,无论从形式、内容还是风格,都与武汉的节目有较大雷同。而固定的流程与模式,让被问责者有备而来,降低了节目的监督力度与震撼效果。电视问政不是一场“秀”,不同于综艺娱乐节目,能让台上台下都高兴。相反,电视问政上演的是几家欢喜几家愁的“情景剧”,不能拘泥于追求收视效果而影响问政实效。
    4.考问有余,监督不足,容易造成“虎头蛇尾”的现象。电视问政要切实解决政府部门自说自话、自我评价甚至不作为的现象,将人民群众的信任度、人民群众的满意度作为检验政府部门履责的基本标准,让老百姓来打分,让公众来促进政府层面的工作。因此,各责任单位除了在现场以口头承诺来解决一些问题,以及纪检监察部门对个别责任单位和个人进行现场问责外,更重要的是要加强对各项问题的事后落实与监督。
    三、改进“电视问政”的几点建议
    1.要进一步还原电视问政的真实性。首先,提问者选择问题要有普遍代表性。其次,要求被问责者做到不作秀、不作假,不回避问题、不遮遮掩掩,实事求是接受质询。再次,为进一步提高问政效果,建议将问政节目由录播改为直播,提问方式采取现场设计提问与增设场外观众热线提问相结合,做到勇于问政,敢于被问。
    2.要进一步拓展素材和资料的搜集渠道。一方面,搜集素材和资料的渠道不能单一。目前,电视问政第一手素材主要来源于新闻采访、明查暗访等方式,发现收集、分析、整理问政内容,拍摄问政素材还远远不够。要拓展各种渠道,充分利用信访举报、市长热线(信箱),以及提前在主流媒体公告问政主题、公布问政热线、开展民意调查等形式,搜集和掌握各种相关信息。另一方面,要侧重搜集来自群众层面的素材和资料。仅凭政府或媒体提供素材,信息少而不全。虽然媒体暗访的素材来源于群众,但受访者不一定具有代表性,也不一定能指出政府工作的不足。要紧密结合问政的主题,广泛征求群众意见,尤其是利益相关群体的意见。
    3.要进一步扩大问政各方的参与面。一场成功的问政,要体现出提问群体的广泛性、责任单位的针对性、监督成员的代表性。为此,必须做到:一是广泛宣传,提高知晓程度。充分利用各种宣传渠道,提前向社会发布信息,主办方根据问政主题,征集参加问政的主客体双方,并按比例确定参加人员和单位。二是公开选定提问群体。通过公开透明自愿报名等程序选定现场观众,要侧重于更多地从普通的人民群众中挑选,并充分考虑利益相关群体的观众比例。三是科学选定责任单位。根据问政主题,应尽量多安排相关单位参加到电视问政的现场。同时,尽可能避免在问政现场出现各自为政、推诿扯皮甚至自相矛盾的现象,影响政府的公信力。
    4.要进一步强化问政效果的监督。一是要加大对问政现场的民主监督。可以通过邀请群众代表、媒体记者、作风监督员以及人大、政协和民主党派人士等组成现场监督团,对各责任单位在工作落实方面进行现场监督与点评。二是要加大对非现场解决问题的督办落实情况的监督。充分利用电视、报纸、网络等各类主流媒体,曝光一些不落实、慢落实、无故推诿等现象并通过相关部门予以通报。三是广泛接受社会监督。尤其要创造良好的群众监督环境,既要提供更多渠道,也要确保老百姓说话有分量。采取进一步完善群众监督、社会评价机制,让民意在工作评比、政绩考核、干部调整等方面取得更大权重,从根本上推动领导干部将工作重心向老百姓下移,工作关口向最基层前移,更主动地为群众办实事、解难题。
    5.要进一步突破问责的问政瓶颈。一是“电视问政”不能埋头于问题的提出,需要拓展流程,展示发现问题、提出问题、分析问题、做出决策、解决问题的全进程。二是既要有问题的发现也要有成绩的反映。理性和智慧应该是“电视问政”节目需要凸显的另一亮点,在分析问题和完成决策的环节上,既要考虑政府层面的,也不能忽视老百姓自身层面的,要在节目中客观评价电视问政主客体双方的责任,促使双方都能从电视问政中提高各自的能力和觉悟,从而增强“电视问政”的可看性和实用性。三是要注重社会反响和开展“回头看”。一场电视问政,往往单个的具体问题可以马上得到解答,治本却需要时间,所以“电视问政”在栏目化后,要对人民群众的社会反响纳入问政的节目之中,将问题解决的反馈意见放到下一期节目的开头做出交代,使前后期节目之间能形成一种很好的关联,去引发观众对于节目的期待。同时,组织必要的“回头看”,找出同类问题的症结,总结治理的经验,形成解决同类问题的长效工作机制。
    6.要进一步利用好人大、政协和民主党派的问政职能。人大是法律监督的主体,政协是民主监督的主体,作为参政党,民主党派在政治参与上也不可或缺。人大、政协和民主党派都拥有制度化的问政的职能和渠道,要将人大、政协的作用,介入到电视问政的策划、素材和资料的搜集、现场监督评议、事后落实跟踪和监督等方面,涵盖电视问政的全过程。一是要广泛征求人大、政协和民主党派人士的意见,精心策划问政主题。二是积极组织召开主办方与人大、政协、各民主党派以及社会各届的联席会、协调会,认真组织实施问政准备。三是要主动邀请人大、政协和民主党派参与问政监督和评议,并参与问责、监督及建议反馈。只有将刚性的问责与柔性的问政有机地统一起来,社会治理才能上升到的更高层次。(
提案人:王洪波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