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人文地理 > 风土人情 > 黄克诚与永兴暴动
黄克诚与永兴暴动
发布时间:2010-12-15
 
黄克诚与永兴暴动
 
 
    “马日事变”后,黄克诚奉党组织指示潜回家乡,秘密联络部分幸存的地下党员继续坚持斗争。
    1928年初的一天,黄克诚到亲戚家串门,闲谈中听三伯父说有一位姓王的长官(即朱德的对外化名王楷)带着队伍从广东打进了宜章搞暴动。黄克诚听后,明白是我们党正组织年关暴动,预感到革命将出现新的高潮。随后,黄克诚来到尹子韶家,把在三伯家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尹子韶。尹子韶一听高兴得跳起来,说:“拐子(黄克诚乳名),我们也赶快在永兴搞暴动,怎么样?” 黄克诚说:“我今天就是为这事来的。”说完,两人便细细的商量了一阵,最后决定先开个会,跟其他党员好好商量一下。
    当天夜晚,李卜成、刘承羔等一些共产党员来到尹子韶家。主持会议的黄克诚告诉大家,党组织已在宜章发动武装暴动,很快就会到郴州这边来。尹子韶说:“我们也要赶快在永兴搞暴动。”李卜成说:“我们现在搞暴动条件还不成熟,要赶快多联络一些地下党员才行。”黄克诚说:“大家讲得好,我们必须赶快组织一支队伍,还要想办法搞武器,有了队伍,有了武器,才能与敌人作斗争。”黄克诚讲完,大家围绕人和武器问题七嘴八舌议论开了。有的说,原来的地下党员杀的杀,逃的逃,剩下的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,一时怕难找到。讲到武器,大家更是犯愁。会议决定把原来江左的地下党员和农会会员组织起来,成立一支农民军,以太平山一带做根据地,自己打造武器,搞土枪土炮,由尹子韶领头,暂时在这里进行训练,待时机成熟就举行暴动。
    不知不觉天已大亮。大家一夜未睡,但也顾不上疲劳了,正准备外出联系各路人马,突然一位板梁村的农民气喘吁吁的跑进了尹子韶的家,一进门就说:“承羔啊,昨天来了一支队伍,肩上都挎着长枪,有一个大胖子腰间还挂一支短枪,看样子象个当官的,昨晚到了你大哥家,你大哥又把他们送到我们村的育婴局。你大哥对这伙人很客气,说要大办酒席欢迎他们。不知道是些什么人。”
    原来,刘承羔的大哥刘尧卿是当地的大土豪。刘承羔投身革命后便与大哥不相往来了。这时,大家都把眼睛转向刘承羔。刘说:“我参加革命,遭到大哥的反对,我很久没去过他家,看来,现在不去把这支队伍搞清楚不行,你们说呢?”黄克诚说:“好,我们等你的消息,再作打算。但要注意方法,小心从事。”
    刘承羔来到大哥家。了解这些人是宜章挨户团,由团长吴国斌带到永兴来避风,总共22人,都带着武器,住板梁村育婴局。刘尧卿正准备请一些乡绅为吴国斌摆宴接风洗尘。离开大哥家后,刘承羔骑马到尹子韶家,把了解到的情况详详细细说了一遍。大家一听说有枪,都高兴得跳起来。黄克诚与大家认真商量了夺枪和暴动行动方案。黄克诚又指派刘承羔立即返回到板梁家中去做其大哥的思想工作,动员他站到人民一边。
    刘承羔回到大哥刘尧卿家,从革命形势的发展对大哥进行了阐述。经过刘承羔反复做思想工作,刘尧卿最后表示:“这样吧,你们干你们的,看你们的本事,我装聋子,做哑巴,总可以了吧?”“反正,你只能帮正忙,不能帮倒忙。”承羔又补充说。刘尧卿答应得:“要得要得。”
    离开大哥后,刘承羔立即联合了几十名地下党团员、农会会员和进步青年,将他们安排为厨师和勤杂人员作为内应。黄克诚赶到太平山,组织起一百多名农民武装,召开了动员大会,把自制的大刀、梭标、土枪、火锍、松树炮及火药分发给队员,每人脖子上都系一条红布条。火药也都用箩筐装好,一切准备就绪。
    2月3日,黄克诚率农军冒着严寒,踏着白雪,悄悄地进入板梁村,隐蔽在离育婴局不远的后山上。
    板梁村是当地一个比较大的村庄,全村有几百户人家,四周都是青山,山上长满了参天古木。育婴局就建在后山脚下。
    2月4日,刘承羔带着三十多名地下党团员挑着酒菜,大摇大摆来到育婴局大门口。刘承羔对吴国斌说:“我是刘尧卿的胞弟,今奉家兄之命,前来为吴团长设宴接风洗尘作准备。”吴国斌一听,高兴得直叫:“好!好!好!”斜目鼠眼眯成一条缝,马上叫哨兵让开。
   一切都在紧张而有序的进行着。酒宴开始了,吴国斌在刘尧卿等土豪、绅士簇拥下到贵宾席落坐,其余团丁则在中厅落坐。
    酒过数巡,吴国斌已喝得酩酊烂醉,其他团丁也醉得东倒西歪。刘承羔把握时机,与地下工作人员交换了一下眼色,就来到吴国斌身边,按事先与尹子韶约定的暗号,每两人扭住一个团丁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夺下枪支。与此同时,埋伏在外面的黄克诚、尹子韶也带领队伍冲了进来,里应外合,不到一小时,未费一枪一弹,便取得了夺枪的全面胜利。
    接着农军在育婴局前面的大坪里召开了群众大会,宣布举行武装暴动,正式成立“永兴工农革命第一师。”(攻占县城后改称“红色警卫团”),推举尹子韶任司令员,黄克诚任党代表兼参谋长。湘南起义烈火便在永兴燃烧起来了。
 
稿源:永兴县政协、郴州市政协网站
作者:
廖谷生
编辑:九三学社郴州市委办公室